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154|回复: 6

白日闯(连载)1、2、3、4、5、6

[复制链接]

215

主题

595

帖子

2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22891
发表于 2024-7-5 12:10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广鸟 于 2024-7-10 11:49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白日闯一
    北京有一个曾用名叫北平,北平这个名字最早出现在战国时的燕国。公元前1044年,周武王灭商,封姬奭于燕地,即现在的北京地区,作为诸侯国为燕召公,公元前7世纪,燕国拓疆,吞并蓟国后,建都在蓟,也就是现在的北京地区。公元前323年,燕召公称王,燕国设了右北平郡,于是,北平的名字第一次出现。
长平之战,赵国的赵括纸上谈兵,兵败于秦军白起,那时燕国不知“唇亡齿寒”的道理,反而趁火打劫,结果是,赵括虽死,廉颇还在,燕国败给了赵国,沦为三流国家。公元前燕国太子丹暗派荆轲刺秦失败,秦派王翦攻燕,公元前222年,燕国灭亡,但北平的名称留了下来。
    公元1368年,明朝朱元璋当权,他以“北方和平”之意,仍保留北平的称号,但在朱棣手上,改回来了,下有南京,上为北京,一为首都,一为陪都。公元1928年,南京国民党政府,仍将北京改为了北平市。1949年9月27日,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,通过了北平市改为北京市。
    作为首都,事也多。
    公元1994年6月25日,这一年,夏天来的早,这一天天气晴朗,气温突破了30摄氏度,已中午了,烈日当头,一片热呀。12点半左右,西城区的一条胡同里出现了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,中高个,长方形脸庞,身穿浅蓝色衬衫和铁灰色长裤。中国的小巷,在宁波叫“弄堂”,在北京叫“胡同”,北京的胡同多,如西区的八大胡同等等。在胡同中,有不少“四合院”。公元1272年,元代在北京建都叫大都,北京的四合起源于元代院落式民居,慢慢地形成了华北地区民用住宅中的一种组合建筑形式,它是一种四四方方或者是长方形的院落,最简单有是一进院,有二进院、三进、四进,甚至五进院。四合院建筑,是我国北方古老、传统的文化象征,院落有东南西北四面,合在一起,形成一个口字形,一家一户,住在一个封闭式的院子里,这就是四合院的基本特征。古老的四合院,不起眼,放在现在,售价可贵了。
    这个小伙子,鬼鬼祟祟、东张西望,确定胡同里没人时,来到一四合院的墙下,双手高举,轻轻一跳,抓住了围墙沿口,引体向上一张望,没人。他纵身上了墙头,顺着围墙走到房顶上,是的,四合院里是矮平房。他在房顶上蹲了下来,一双眼睛盯着院内看,正值中午,许多人家早已午餐结束多时,应该进入午休阶段了。看院中没人,一点动静都没有,站起来想往下跳,又不太放心,反又蹲下,取来一小块碎瓦片往院中扔去,瓦片落地发出清脆的啪哒声响,院内还是没动静。放心了,这叫“投石问路”,这男子一点也不再犹豫,飞身一蹦,整个人无声无息地落在院中,一点趔趄出没有,看来,又是一个会武的。
    鬼鬼祟祟,小小心心入院,不敲门进入,而是翻过围墙,肯定不是什么好人,非偷即盗,如果是大白天作案,这叫“白日闯”,他站在院子中,四处一打量,迎头向正房门走去,弯下腰查看,房门紧紧地锁着,只是一把相当普通的“司必灵锁”,这种锁是难不倒窃贼的。一般的窃贼,随身会带一些作案要用的工具,小而灵巧,开司必灵锁可用特制的钢皮条,或用硬一点的塑料片,一插就开。可这家伙走武路,伸手在房门边上的一扇玻璃窗上轻轻一按,5毫米厚的玻璃无声地碎了,倒是一些玻璃渣掉地的声音大,不怕,家中没人。
    小偷从窗户进入,直奔卧室,一般人家的主要家产、细软金钱都放在主卧中。他掏出一把螺丝刀,急吼吼地“干活”,是的,夜长梦多,万一主人回来了咋办,这叫速战速决,不好拖时间的。这人用螺丝刀撬开抽屉、箱柜,不大一会功夫,主人家藏匿的现金、债券、首饰,全部到了他的手中。几分钟后,他打开四合院的大门,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,走出大门,才显得从容,他转身把院门重新关好,就好象这是他自己家一样。
    见好就收呗!可小偷才不呢,初次出手便告捷,正所谓手风正顺着那,借风再干一票,手痒按耐不住,来到另一四合院外面,将身子一纵,轻轻地跳上了房顶。蹲下,细细听听,哈,这户四合院里也没人,他没有再用“投石问路”这一招,马上又悄悄地跳下来。咳,失算了,马也有失蹄的时刻,何况人乎!其实,这户人家的屋里是有人的,一位60多岁的老奶奶退休后幸福时刻到了,每天午饭后必定要午睡一会,她的睡眠质量可好了,头一挨枕头就睡着,睡得很熟,没听见小偷进院的声音,一直到这位老兄故技重用,一手压碎窗玻璃,玻璃碎片掉在地上的声音才把她惊醒。啊,青天白日的,家里来小偷了,老太太的反应还算是比较快的,立马大喊:“有贼,抓贼呀!”
    梁上君子作案时,是最怕被人发现,一有人呼喊,就得马上开溜,不可能坐等被抓吧,老太太的中气十足,喊起来的声音很大,在相对比较安静的午睡时分,声音传得比较远。窃贼是大吃一惊,转身就逃,老太太可不依不饶,奶奶的,进到我家来了,还把我家的窗玻璃打碎了,她一点也不含糊,开门出来,站在当院,撕开喉咙拼了老命大喊:“抓贼呀!抓贼!”这一带虽是胡同,但也是居民密集区,这天不是星期天,仍有不少居民在家,一听到抓贼的呼喊声,左邻右舍,有见义勇为的,有凑热闹怕晚的,纷纷出门。这小偷逃出四合院大门,想往胡同口跑,可一看到迎面跑过来几个男的,已堵住了他的去路,只能返身往胡同的另一头跑去,哈哈,身后紧随着一帮大呼小叫的男男女女。
    白日闯的小偷是慌不择路,后面追兵却是兴高采烈,前面堵上了,窃贼遇到了前堵后追的境地,什么堵上了?
待续!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4-7-6 08:16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再上世纪九十年代,百姓家中的钱财是不会很多,但对人的心理创伤是很大的,想起来心有余悸的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15

主题

595

帖子

2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22891
 楼主| 发表于 2024-7-6 12:14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广鸟 于 2024-7-6 12:15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白日闯二
    看来小偷对此地的地形了解不够,也许“踩点”的前期准备工作不充分,加上临时对第两家四合院下决心“顺手牵羊”,没想到,老太太变成了“半路上杀出的程咬金”,也没想到自己逃进了一条死胡同。这条胡同只有进口,没有出口,尽头是一幢平房,这房子一道青砖墙有那么个两米多高,即一人半多高,堵住了他的去路,而且这堵墙上没有一扇窗户,让后面的追兵欣喜若狂,抓住他,先揍一顿再说。一帮女的还喊着:“投降吧,快跪下!”
    本来一逃一追的距离并不远,前面又有一道墙,追兵们兴奋不已,“瓮中捉鳖”,急吼吼地逼过来,这时候,一幕不可想象的事发生了,窃贼好象没看见前面有青砖墙挡道的一样,仍然飞快地往前逃窜,到了墙壁前,脚步不停,竟然把砖墙当做平地,蹭、蹭、蹭地踩着平整的墙面,轻轻松松地上了房顶,飞也似地越过屋脊,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众目睽睽,大家楞住了,大家惊呼:“不得了了,飞檐走壁,飞贼啊!”
平时只是听说过,讲世上有人能“飞檐走壁”,或者平地一纵就能松松地跳上个几米高,今儿个开眼了,貌不惊人的窃贼,看看年纪才二十多岁,咋有这般本事,小年青不学好,如果去参加运动会,保不住能拿金牌。是呀,1993年7月27日,古巴索托马约尔,在萨拉曼卡国际田径邀请赛的男子跳高中,创造出了2米45的世界纪录,而且他是背越式跳过去的。眼前的这个小偷,他不用跨越式,也没使什么背越式,直接从青砖墙上飞了过去,把一众男女追兵看了个目瞪口呆,没法追了,这个人我们是追不上了,咋办?报警呗,让警察来抓!
    西城公安局接到报案,马上派出多名刑警赶到现场。失窃的四合院是这个胡同内的七号门牌,在院内的青砖地面上,提取到案犯的半个脚印,在主人的卧室中,五斗橱抽屉拉手上发现了三个模糊不清的指纹,这脚印与指纹与主人全家的对比过了,确认是窃贼所留。刑警又借来梯子,爬上房顶,看到被窃贼踩过的地方,瓦片破碎的很少,联想到窃贼能蹭、蹭、蹭地上墙,说明此人得到过很好的训练。
    现场勘查完毕,就得清理一下主人家被偷去一些什么了。一看主人列出的清单,刑警们也是大开眼界,能住进四合院的人真是富,窃去人民币9000元,1992年和1993年的国库券22000元,黄金项链1条,手链1条,戒指2枚,合计估值人民币4万余元。要知道,这可是在1994年时光,一般人的工资在400元上下浮动,这户人家放在家里的真金和现钞就那么多,估计是遭眼了,露白了,招来了窃贼,边上是有一些大妈们在嘀咕了,仇富呗!根据公安部颁布的立案标准,这是一件“特别重大盗窃案件”,何况听现场不少群众反映,这个窃贼有绝技,如果不及时捉拿归案,以后仍将存在难以预料的后患。刑警回去向上级领导汇报,市局指示:抽调精干力量侦查,迅速侦破此案。
    已到了1994年了,公安局的技术力量也加强了,技术设备也得到了质的飞跃,刑警把从现场提取到的指纹输入了电脑,请电脑鉴别,电脑的运作速度是常人不能相比的。在公安内部的电脑储存着数以万计的犯罪信息,如果犯罪的被抓、案件侦破,涉案一干人犯的指纹、脚印、毛发、精液、物品、犯罪用过的工具、作案的手法等等,都会录入储存,以便今后参考、鉴查用,这些年,借助电脑储存的资料,是帮助破过许多案件。但这次不灵了,电脑答复“模糊不清,无法鉴别”,飞贼的指纹不被电脑接收,得不到帮助了。
    破案用高科技不行了,还是用老一套,你这个窃贼偷去那么多的国库券、黄金首饰,这些赃物总得出手吧,刑警们用“人海”战术,把注意力瞄准全市的金银首饰店铺和有加工黄金能力的作坊,也去了证券交易所,一旦罪犯把所窃的首饰进行深加工,或者销赃国库券,那肯定要露马脚,只怕你不去,一去,那就离破案不远了。
    一天、二天,五天过去了,一点消息都没有,布下的局,撒下的网,没一点动静,刑警们急了,难道案犯在私底下交易了?有可能的,地下黑市是无孔不入的,有的地方专门收购来路不明之物,就象有的人专门在银行门口兜收美金、英磅一样,他们开出的兑换价比银行高。如果这次首饰和国库券走了私下交易这条道,这案子就难破了,这案子可是市局挂了牌的案子,必须破,马上破,迅速破!
    转机来了,第六天晚上 ,西城公安分局接到群众举报:有人在一家旅馆租了一个房间在聚众赌博。好家伙,赌上了,在旅馆中赌,那可能是大赌、豪赌,必须管,必须查,搞不好还得抓,局长下令:缉捕。有地点有目标,这个任务好完成,十几个民警和联防人员赶到现场,当场抓到6名赌徒,查获赌资3万余元,令警察们感到兴趣的事来了,查扣到的赌资中,有相当一部分是1992年和1993年的国库券。哪来的,讯呗!弄清楚了,这些国库券是一个叫沈小铭的赌徒出的,这家伙是不久前才刚刚解除劳动教养的无业人员,家境并不富裕,象他这样的人,拥有上万元国库券,好象并不匹配吧?

待续!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15

主题

595

帖子

2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22891
 楼主| 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广鸟 于 2024-7-7 21:12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白日闯三
    一个无业,即没有正式工作的混混沈小铭,竟然能有如此多的国库券,不可思议,这国库券是不是那天白日闯偷来的?但沈小铭的长相,与群众看到并描述的小偷长得可是不一样,没关系,带到公安局里去,一审自然知道了。在审讯室里,沈小铭一口咬定,这些国库券是他在半个月前参与另一起赌博赢来的。这一审就是长达八九个小时,专案组的同志采用了车轮大战,但沈小铭也够可以的,从头到尾的供词没变,国库券是赌博赢来的,对方输的人是头一次见,以后也没碰到过。
    谁知道沈小铭的供词是真是假,没办法,询问了一下银行同志,人家在这方面是专家,把赌博查到的国库券号码输入银行电脑中,经核查,这部分国库券是银行当初配售给某一大企业的,大企业动员广大职工爱国行动起来,共发售掉国库券135万元,这是共中一部分。白日闯的那个小偷进入的第一家四合院,失主正是在这家大企业中工作上班的,他的失窃的国库券也正是从单位里认购的。专案组知道了,无比兴奋,虽说认定了这些国库券是从一家大企业里发售出去的,但是不是失主家里的国库券?好办,查国库券中的指纹,小偷拿过国库券,应该会留下指纹的。指纹出来了,一对比,坏了,连失主的指纹都没有,说明这批国库券不是失主家的,失主家的国库券,经失主自己讲,买进后,自己认认真真的清点过,上面应该有自己的指纹,现在的结果告诉了专案组,连失主的指纹都没有,更不用提小偷的指纹了,又是空喜欢了一场。
    时间在一天天过去,线索一点都没有,是不是在选择侦查方向上有问题?大家开会商讨了一下,到来京打工的农民工中去摸排一下。自从取消粮票制以后,特别是1978年开始,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农村实施,农民进城打工的多了起来,往往在城里打工一个月的收入,顶过在农村一年的收入,何乐而不为?于是,大城市中的农民工是很多的,1994年,在北京城里打工的农民工多达一百万以上。百万农民工来自河北、河南、山西、山东、安徽、四川、江苏等省,考虑白日闯的飞贼具有特强的跑、攀、登能力,专案组怀疑他练过武术,那么就从可能习武的农民工中找呗!
    其实,中国能出练家子的的地方还是有的,如河北沧州、河南嵩山。刑警发现,距离失主四合院比较近的一个地方有建筑工地,工地上有一百多名农民工,基本上都是老乡带老乡来的,无非是干一些力气活,一问,好家伙,都来自河南嵩山地区,少林寺的故乡。一听少林寺,大家觉得,上百号农民工中出几个会武的不稀奇了。十几个刑警经过几天摸排,终于锁定一个叫陈德良的农民工,他才20多岁,到北京打工已有两年了,问题是,陈德良的身材、体形与目击者所讲的很是相似,而且他的老乡告诉,陈德良练过少林轻身术,自称已达到了飞檐走壁的境地。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常在少林寺边上居住,耳闻目睹,周边的一些村民多多少少会一些武术,这不稀奇。象陈德良有心想学两手,是可以自练,如两腿长期绑上沙袋练习,可以身轻如燕,再去向和尚们请教,巴不住有长进。
    当然这不是证据,也不能证明陈德良就是白日闯小偷,可老乡们偷偷告诉刑警,陈德良最近暴富了,接连往家里寄去过共计3200元人民币,那时的收入都较低,这些钱哪来的,可能陈德良不吃不喝,半年的工资也不到3200元。这几天,陈德良还请老乡去酒馆喝酒,也抽上了“红塔山”这样的高档香烟。再一细打听,四合院案发当天,陈德良恰恰请过一天假,有人问过他请假干吗,他不肯说。就这几点,足够引发刑警们的兴趣,有人建议拘留审问,但为了保险,专案组请目击证人秘密辨认。
    秘密辨认安排在7月9日下午进行,专案组特地从目击者中挑选了三个外相很是斯文的,让他们假扮承建单位“安全质量检查员”的身份,到工地去突击检查,并在十几位正在干活的农民工中间辨认陈德良,看看陈德良是否就是白日闯的小偷。好一个计划,能够圆满实施的方案,但是现实给予了专案组一个沉重的打击,就在7月9日中午,东城区传来消息,白日闯的飞贼在东城区露面,飞贼又作案了,那么眼前的陈德良就不可能是做白日闯的飞贼了,他差点当了替死鬼。
    飞贼的第二次作案,挑选的还是四合院,四合院好呀,独门独院,大门一关,隐私全部遮挡在外,当然,在四合院内发生了什么事,外界也完全不知,有事也不好伸援手。东城区的这个四合院,住的是著名人士毕先生,文化界中赫赫有名的毕先生。文化界好呀,能赚钱,特别出名的有电影演员、唱歌演员,这出场费,真的要把在大戈壁里造原子弹的科学家气死。这个毕先生有钱,与老妻俩人同住一个宽敞的四合院,还雇了一个安徽小保姆。毕先生的夫人仗着老公有钱,于是也不上班,在家待着,是的呀,“嫁汉嫁汉,穿衣吃饭”,上什么班,老公负责挣钱养家,老婆负责貌美如花,家务活有保姆。站着说坐着舒服,坐着说不如躺着,生活已经那么舒适了,这个婆娘还嫌北京的夏天太热,昨天就溜到黑龙江省的哈尔滨去避暑去了。
    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,老婆前脚走,毕先生马上辞退了小保姆,他自己在外面的应酬多,几乎很少在家里吃饭,能省一点是一点,在外面吃吃喝喝,还不是为了在饭桌上能“烟酒烟酒”(研究研究),许多经纪合约都是在碰杯中达成的。天晓得,才把保姆辞退掉,第二天飞贼就闯进了这幢四合院,大扫荡真残酷,没收了美元,收走了港币,人民币也拿走了,钱币一项加起来有3万多元,临走了,还把夫人赖以消遣的进口的激光影碟机也拿走了,把它放进一只纸板箱内,外面用塑料带扎得整整齐齐。该撤退了,飞贼堂而皇之地拎着纸箱从大门出去,顺手关上门。正巧了,在大门口碰见了居委会一个大妈,这个陌生人,没见过,大妈警惕地问:“这是什么?”谁料小偷根本不把一个女人放在眼里:“要你管?”
    居委会的大妈越想越不对,给毕先生打去一个电话,一听有人从自己家出来,还擒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纸箱子,大惊失色,连忙赶到家中,打开大门一查,真的要叫“我的妈呀!”叫我的爸呀也来不及了,谁叫你把保姆辞退掉,没人管家了,铁将军锁门对小偷来讲不管用的。毕先生报警,警察来了,居委会大妈提供线索,一讲,好象与西城区白日闯飞贼对上了号,查一下在毕先生家找到的飞贼的指纹,与西城区的对上了,不是白日闯的那个又是谁呢。

待续!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15

主题

595

帖子

2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22891
 楼主| 发表于 6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广鸟 于 2024-7-8 06:37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白日闯四
    案发后,警察请毕先生回忆一下有什么线索,据毕先生讲,大约在三四天前,他是接连两天看见马路对面站着一个小年青,身穿浅色的确良衬衫,悠闲地抽着香烟,一双眼睛却死死地盯着他看。做为一个文化界的名人,追星族一直有,毕先生也不以为然,事后一想,这个小年青有可能是来踩点的。既然飞贼在东城区出现了,那么对陈德良的指控只能放弃,但公安局对陈德良的调查没中断,终于弄清楚了,陈德良也是一个犯罪分子,他也是一个“白日闯”,只不过专门是在公交车上行窃,按小偷的行话叫做“轧轮子”,与白日闯两码事。
    在半个月之内,飞贼专门对四合院下狠手,做下了东、西城区两起特大案件,警方震惊了,大猖狂了,首都,过去叫“天子脚下”,这还了得,北京市公安局毅然下令,两案并侦,从市局刑侦处抽人,联合西城区分局、东城区分局,组成专案组,全力侦破。
    专案组刚成立还未展开工作,仿佛来了一个“下马威”,西城区又出事了,专案组马不停蹄地赶到现场,这是一个著名的科学家的公寓被盗,现场勘查表明,又是飞贼所为。科学家公寓内的勘查还未结束,距现场一街之隔的一户居民家里又遭到了“白日闯”,分出人手一查,专案组的刑警们愤怒了:又是飞贼。这还不够,接下来的短短20天时间内,飞贼是飞着作案,西城区公安局是频频接到报警,一时间,老百姓对飞贼是大肆渲染本事,讲他是如何如何地飞檐走壁,讲飞贼是怎样怎样地旱地跋葱般地轻功腾挪,讲公安局的子弹还没飞贼跑的快,也对公安机关恶言相向,指责警察没本事,办事不力。这下子,市公安局上上下下都火了,一定要下大力气,把新中国建国以来第一巨盗抓住。市局把各分局、县公安局抽调出1000多名干警,把这许多警察分配下去,在估计飞贼有可能会来光顾的地方埋伏起来,要守株待兔。决心够大的了,力度也够大的了,但没用,你花大力气了,飞贼却销声匿迹了。
    10天过去了,白日闯巨盗的飞贼一直没有出现,时间来到了9月4日,这一天恰好是远南运动会在北京举行开幕式。远南运动会是仅次于残疾人奥运会的国际综合性残疾人运动会,全称叫做远东及南太平洋地区残疾人运动会,范围包括了巴基斯坦以东,国际日期变更线以西的亚洲地区、太平洋地区和太平洋区域内的一些国家和岛国。这一天,北京也挺热闹的了,警力当然也放出去多了一些,一定要全力以赴地办好远南运动会。正是在这种情况下,飞贼也出来凑热闹了,下午,东城区一条胡同中段,一个姓薛的男子正在四合院家中干家务活,许多人家大多还处在午睡期间,一切安静极了。突然,姓薛的男子听见外面好象有什么东西落地,有东西落地是很正常的一种物理现象,如晒着的衣服被风吹落了,一只猫窜过,带倒了什么东西,等等。可人家姓薛的男子不以为,因为这段时间大家对飞贼的反响太大了,现在出现了异样的声音,会不会是飞贼来光观了,他走进厨房,顺手拿了一把菜刀。打开正房门,看了看自己的院子没事,但他放心不下,打开院门,想去隔壁院子看个究竟。
    看吧,那时的邻居们相处得多好呀,亲帮亲,邻帮邻的,不象现在住在对门的邻居叫个啥?薛姓男子出门,正好有两个蹲点守候的便衣警察走过,一见他手上拿着把菜刀,而且神色紧张,便问他怎么啦?这个男子一讲,瞬间,警察的全身汗毛腾地一下都竖起来了,马上去敲隔壁四合院的大门。这一敲,叫敲山震虎,里面真有飞贼在作案,只听见院里传出一阵轻微的声响,一道人影飞上房顶,院外的三人都看见了,紧接着,拐弯转角处的胡同里传来一个女同志的惊呼吁声:“啊!有飞贼!抓贼呀!”
    看来守株待兔是对的,有成效。两名警察掏出对讲机,向附近蹲点的其他民警呼叫,一边向拐角处急奔而去。胡同不是笔直的,两刑警跑到拐弯处,一看,飞贼已从房顶上跳下来,正拼命往胡同口跑去,刑警和闻声赶来的十余名群众在后面大喊大叫紧追不舍。哈哈,大白天的,你往哪逃,这叫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,何况今天还有民警同志在,不怕你武功有多好,还能好过我们人多,加上民警手中有枪。
    这一条胡同能有多长?飞很快逃出胡同,但情况不妙呀,对面来了几个其它点蹲点的民警,为首的一个民警大喜:“飞贼,这回看你往哪逃?”一边说,一边直窜过来,这个飞贼有手段,一个灵巧让位,侧身而过,看来在大街上是不能跑了,人太多,还是钻胡同,好在北京是东胡同、西胡同,胡同有的是,飞贼急转弯往右边人行道上飞奔,后面是七八个便衣民警和几十名看热闹不怕事闹大的群众,呼喊声一句高过一句,脚步声是一阵响过一阵,追兵是越来越多,飞贼也慌了,马上溜进另一条胡同。见状,后面的一些追兵乐了,因为当地人熟知地形,这是一条死胡同,只有进口一个口,你出来还得从这里出来,这回真叫瓮中捉鳖了。
    飞贼三步两步的一窜,胡同又很快到底了,胡同的尽头是一堵墙,高2.5米,水泥墙,挡住了去路,已经在墙底下了,飞贼就是想退回几步助跑也没有时间了,只看到他猛吸一口气,没助跑,又是“蹭、蹭、蹭”地上了墙头,2米5 的墙头,他原地“旱地跋葱”般地上了墙,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上了水泥墙,看到的人多了,大家都傻眼了,这世上还真有能人那。

待续!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15

主题

595

帖子

2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22891
 楼主| 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广鸟 于 2024-7-9 06:29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白日闯五
    飞贼再一次以飞的形式逃走了,大家埋怨民警:“你们为什么不开枪”?这是烧火棍还是咋的?民警其实是不敢开枪呀,万一把飞贼打死了咋办,许多案子是他做的,他总要交待出一切呀,如偷去的财物放在哪,取出来总要还给失主的。不管怎么样,世界上没有后悔药,事后诸葛亮也没用。
    当天晚上,市公安局刑侦处召开案情分析会,专案组向与会者介绍了今天白天蹲点干警围捕飞贼失利的情况,大家对飞贼不用助跑,立定便飞上2.5米高度的水泥墙无不感到吃惊,飞贼具有如此惊人的攀登能力,他倒底受过什么样的特种训练?那么是不是可以通过摸清他本领的来源而获得侦查线索?
    市局刑侦处请来五拨人进行模似试验,这五拨人是:学散打的、练武术的、教柔道的、公安局内部防暴处干警、武警总队特警大队的尖子。请来的人,任一个都是身手相当不错的,模似地点选在一个大厂里,这个大厂建厂时,圈了一部分民房,还保留着一条胡同,胡同尽头竟然也有一堵水泥墙,高度差不多真好有2.5米,与飞贼逃跑时的场景几乎一模一样,正好拿来做试验。
    第一批上去的是两名散打高手,这两名散打高手,原来学过少林功夫,后师承在解放前就出了名的老师,学艺四年,这两人在多次散打比赛中得过一些奖牌。这两人试下来,这水泥墙能上去,但必须要助跑,而且还得借助手的力量。
    第二批是防暴警察,他们几乎是天天在训练场上煎熬,受过专门的攀登训练,这堵2.5米高的水泥墙不在话下,但一点不助跑,做不到原地就“蹭、蹭、蹭”轻松自如的上墙。
    后面三拨人也分别做了试验,结果表明,上墙速度最快的是武警总队特警大队的尖子,但也有助跑这一环节。实验证明,2.5米高的水泥墙,不是常人能直接上墙,而飞贼在遭到围捕时有一定的心理影响,有能量激发,但飞贼的攀登能力仍要胜过在场的每一个参与试验者。参加市公安局模似试验的同志,在“本门本派”中都是成名人物,如果飞贼以前也公开练过功,这飞贼也应该名声在外了,但参与者都讲从未听说过有如此厉害的一个人,这说明了什么?这说明飞贼不可能在散打、武术、防暴、柔道、武警部队待过,排除了这五处的可能性,这飞贼的根在哪?
    模似试验的结果当然要上报给市局领导,上级也感到飞贼的本领非同一般,想用平常的手段抓住他,这种可能性太小了,于是下令,如果飞贼再度出现,蹲守的干警确认后可以当场开枪,但只求击伤,不要打死。就在市局刑侦处展开模似试验的那天,飞贼又在西城区盗窃了一户居民家,第二天,又闯入东城区一个高级干部的公寓内,偷去现金和国库券万余元,这仿佛在表明,要与公安干警对抗到底。从6月25日第一个四合院白日闯开始,到10月18日,东西城区共被29户,现场留下的指纹都指向了飞贼。飞贼的作案手法几乎是千篇一律,都是白日闯,从墙外翻进四合院,砸窗开门。
    太猖狂了,都是大案,惊动公安部下令,调动了三千名干警,散网式在东城区、西城区案发重点路口、要道,布岗设哨,蹲点设伏,务必要生擒活捉飞贼。效果相当不错,第一天,各路人马盯梢并查问了27名嫌疑人,有6人被请进公安局核对指纹,但均被排除。领导们坐不住了,各哨卡执行任务的干警,毕竟许多人没见过飞贼,光有文字说明也不对呀,每人手头上的资料是:案犯个高1.66米至1.72米,不胖不瘦,脑袋上部较大,前额开阔,鼻梁较长,眼睛不大但显狭长,眉毛狭而浓,看过文字资料的干警,理解能力千差万别,这样下去,势必会影响到群众,不行,得搞出一张画像出来。
    这世上,能画画的人层出不穷,公安局找来几个擅长画肖像的画家,邀来目击者,当场画像,每一个画家是改了又改,画了又画,但始终得不到目击者的认可,都说不象。咋办?人力不行,那么请电脑帮忙,北京有清华大学,清华大学国之骄子,国家在清华下的投资也大,老早有先进的电子计算机了,能够画出肖像的。大学有一项功能,就是要服务于社会,电脑操作员坐在计算机旁,根据目击者的讲述,不断发出指令,屏幕上的成像换了一个又一个,弄来弄去,目击者还说不象,计算机画像也告失败。这时,西城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长韩国提出建议:请上海铁路公安处的张欣来试试。张欣人的影人的名,在坛内部大有名气,叫“警坛神笔”。哈,古有马良神笔,现有张欣神笔,天下警察是一家,有请!


待续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15

主题

595

帖子

2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22891
 楼主| 发表于 4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广鸟 于 2024-7-10 11:56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白日闯六
    提议通过,高层领导间一通话,好事成交,上海警方支持北京同行,随即派出张欣北京行。画有多种多样,有山水画、油画、人物画、鸟禽走兽画等等,人物画不好画,除了爱好之外,还得有天赋。世界公认的有达芬奇的“蒙娜丽莎”,中国有天安门城楼上周令钊画的毛泽东画像,这些画有模特,或者有底稿,但要从目击者的讲述中,画出罪犯的尊容就不容易了。张欣是上海铁路公安处技术科的工程师,三级警督,长期实践中,他练就了一手绝活,他的画像,为公安破案立下了汗马功劳,他的成就,获得了“警坛一绝”、“画坛神笔”的美名,公安部也授予他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的光荣称号。
    张欣要来了,北京同行要为他接站,许多人只闻其名,没见过他的人,好奇性有之,大家以为他就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,专家嘛,姜总是老的辣。10月20日上午10时,上海开往北京的14次直达特快进站,几位接站的刑警找到列车长:“张欣在几号车厢?”
    列车长不解:“哪个张欣,我不知道呀,长得啥样?”
    “一个老头,肯定是戴眼镜的。”
    正说着,张欣自己迎上来:“我是张欣。”
    北京同行傻了,大名鼎鼎的张欣,竟然是一位文静的青年。如此年青来担此重任,行吗?北京同行不抱多大希望。张欣一住下,马上要来案卷,看了一整夜,对飞贼的一次次作案情景烂熟于心。第二天早上,马上要求请来三位曾对飞贼有过匆匆一面之缘的目击者,张欣根据目击者的叙述,分别画了三张画像,然后当着目击者的面,不断综合、修改、完善,最后成像,三位目击者大呼:“没错,就是他,就是他!”
    成功了,青出于蓝,长江后浪推浪,后生可畏呀!
    马上、立即,北京市公安局立刻把模似肖像复印了三千份,分发到每一个蹲守点、设伏点,连每一个派出所的干警也人手一份,并下令,凡是发现与这张像相似的人,一律请到公安局登记核对指纹。画笔画出了新的一张法网,天网。
    张欣神笔画出的画像显示效果了,第三天,即10月24日中午12点15分,身穿便衣的北京市公安局防暴处警察张晓东,他分在东城区北河沿骑河楼附近蹲点守伏,发现从身边走过的一个男青年很象画像上的飞贼,紧张起来了,马上给最邻近位置的一个便衣警察张俊杰发出了暗号。
    张俊杰一惊,鸟儿入网了?他细一看,妈呀,快喊出来了,娘哇,太像了。
    上头老早就提醒过,飞贼的武功太好了,不是一二个,三四人警察能搞定的,要小心小心再小心。他两沉住气,悄悄闪在一旁,掏出模似像反复对照,结论:就是他,他就是飞贼!
    张晓东和张俊杰心知,凭他两的能力,不一定能抓住飞贼,为防万一,两人保持着与飞贼的距离,紧紧盯住,并不断与能联系上的刑警取得联系。飞贼走到紫禁城西华门5路汽车站旁边的一个电话亭前,稍一迟疑,马上入内打起了电话。这时,公交公安分局刑警队长刘福旺带领七八名便衣正好赶到,有两个在上次追捕飞贼的刑警也确认了:“就是这个小子!”
    队长下令:“下手!”
    这次刑警人多,马上把电话亭围住,男青年擒获。
    男青年带进公安局,第一件事,马上取下他的指纹进行比对,与犯罪现场提取到的指纹完全一致,还能讲什么,审讯结果,男青年承认自己就是警方要抓捕的飞贼。
    飞贼叫曹延奇,26岁,北京市东城区人,无业。曹延奇自幼拜名师习武,有很强的攀登能力,曾因流氓盗窃被判有期徒刑6年,在服刑期间外逃。回北京后,从6月25日起共作案盗得财物总值93.2万人民。
    大案破了,毫无疑问,曹延奇的结局是处决,时间定格在1995年3月1日。

结束!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