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140|回复: 5

10万余张照片成为“幸福光影档案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4-7-5 08:42:5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【转帖】

  “换作以前,我都不敢想象这里会变得那么好。最早的时候,这里是一大片苗圃,还有几座农民房,就是城郊的模样,哪有现在这么洋气啊!”站在客厅的窗边,廖雄指着不远处的“杭州伞”说道。

耗时6年,共拍摄10万余张照片,廖雄用镜头记录了拱墅运河体育公园的“成长”——荒凉的老苗圃变成了崭新的亚运公园,体育场馆从“毛坯”变成了“精装”,杭州亚运会、亚残运会多个项目的激烈角逐在此上演……

如今,赛会的热闹告一段落,市民、游客在这座“城中氧吧”里尽情玩耍,城市品质生活的味道越发浓郁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4-7-5 08:44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我家是‘近水楼台’,不拍照可惜了。”

拱墅运河体育公园位于申花单元,运河支流蜿蜒而过,构成一道独特的滨水景观。公园总占地面积701亩,由“一场一馆一广场两中心”组成,其中,体育馆造型取自良渚玉琮,体育场则形似江南油纸伞,故而又名“杭州伞”。杭州第19届亚运会期间,这里是乒乓球、霹雳舞、曲棍球项目的比赛场地,掌声雷鸣,欢呼不断。当时比赛场馆的摄影席上,身为工作人员的廖雄用相机记录了一个又一个的精彩瞬间。

52岁的廖雄是温州人,2017年来杭州定居,目前在拱墅区文联工作,还是拱墅区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。“我算是新运河人,想用自己的方式记录这里的生活。”廖雄笑着说,“拍了整整6年,4T容量的硬盘都装满了。亚运场馆的建设,我既是见证者,也是亲历者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4-7-5 08:46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2017年春天,杂乱的老苗圃外油菜花盛放,形成一片金色花海。当时,这一地块的动迁工作刚刚开始,廖雄趁着春光和煦,对着即将消失的老苗圃拍下了第一张照片。2018年9月,施工单位开始陆续进场,这一场景又被廖雄用镜头记录了下来。也就是从那时起,邻居们茶余饭后讨论的都是同一件事——家门口的亚运场馆要动工了。

廖雄居住的小区与建设工地只隔着一条丰潭路,他家住在16楼,从窗户望出去,亚运场馆的建设情况一目了然。“我家是‘近水楼台’,不拍照可惜了。”廖雄说。从2019年建设工程正式动工开始,他就经常捧着相机站在客厅的窗户前,一发现有新动态,立即拍照记录。时间久了,他还在书房的窗边找到了一个“最佳机位”。为了让所有照片的角度保持一致,他在窗边的柜子上放了一个小脚架,又用胶水将脚架固定住。“每天早上起来,我都会先去窗边看看,按几下快门。”他说。

有一天,廖雄突发奇想,在手机上定了24个闹铃,每小时响一次,闹钟一响,他就去窗边拍摄一次。最终,24张照片拼成了一张大图,而这张被他命名为《工地24小时》的大图,清晰记录了工程建设的日与夜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4-7-5 08:48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嘉友(加友) 于 2024-7-6 07:53 编辑

“邻居们都说,建成的公园比想象中的还要好看!”

定位拍摄满足不了廖雄的“胃口”。征得主管部门同意后,每周有两三天,他可以骑着电动车、带着器材,到工地里去拍摄。“实在太大了,走路要花好长时间。”他说,这是公园给他的初印象。

4年前的盛夏,乒乓球馆结顶,廖雄跟着工人爬上了屋顶。当时,被阳光暴晒后的钢管真的是“热辣滚烫”。“就算身上有安全措施,我也不太敢走,看着就头晕。”廖雄说,怕归怕,这样难得的机会,他还是把握住了,拍到了许多独家画面。

类似的珍贵时刻,廖雄都用镜头清晰地记录了下来:2020年8月,“杭州伞”最后一根主梁吊装;2020年10月,跨越运河与花园岗路的“国风跑道”架设,贯通了南北两大场馆;2021年1月,“杭州伞”穿上了白色外衣;2021年12月,作为浙江省首座集体育馆、公园、运动场、商业配套于一体的综合性城市体育公园,拱墅运河体育公园正式对外开放;2022年4月1日,亚运誓师动员大会召开……

“拍着拍着,公园就建好了,家门口焕然一新。邻居们都说,建成的公园比想象中的还要好看!”廖雄说,从2017年春天的第一张照片开始,到2023年深秋杭州亚残运会闭幕,他在家门口拍了6年,为拱墅运河体育公园留下了一份“光影档案”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4-7-6 07:54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我以前拍的是变迁,现在拍的是幸福。”

在社交平台上,年轻人形容拱墅运河体育公园是好玩、好逛、适合躺平的“宝藏公园”,松弛感满满。去年春天,凭借绝美的露营草坪,它一度成为杭城公园的“顶流”之一。“公园开放后,周边明显热闹起来了,来来往往的年轻人变多了。”廖雄说。

公园的开放也直接改变了廖雄和邻居们的生活习惯。“以前,我们饭后散步没什么地方可去,大多是沿着小区门口的盛龙街往西走,穿过四五个路口,到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里转转。一来一回,路上就起码一小时,不方便走远路的老人、小孩就只能在小区里转悠。”廖雄说,现在小区里“冷清”了不少,大家吃过晚饭后都很默契地往东走去,“过一条马路就是‘亚运级别’的大公园了。”

拱墅运河体育公园经“微改造、精提升”后,除了办赛功能,还兼具景观、生态、运动、教育、商业、休闲等多种场景元素。比如,公园里有一条彩色的“花神跑道”,就与古代杭州运河畔的一项习俗有关。在历史上,这一带有个诗意的名字——花园岗。南宋时期,这里相当于临安城的北大门,也是江南一带著名的官办花木基地,花木匠人聚居于此。每年春天,花园岗居民都要祭祀花神,祈求风调雨顺、人花两旺。这样的“杭式浪漫”,时隔千年,又成了公园里一处特别的点缀。

现在,每到周末,闲不住的廖雄还是会背起相机,来到拱墅运河体育公园拍摄。他将镜头对准了跳健身操的老邻居、野餐的三口之家、相约骑行的情侣、做户外直播的年轻主播……“我以前拍的是变迁,现在拍的是幸福。”他说。

镜头之外,廖雄看到、感受到的是,有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运河畔、走进拱墅运河体育公园,体育的活力、人文的气息,在这里互相碰撞、热烈升腾。一座公园,已不是简单地让附近居民多了几条闲暇散步的路线,而是为运河沿岸的人居风貌、生态环境带来了新的“文化增量”。“从来到杭州起,我的生活轨迹就基本没离开过运河,一点点看着它越变越好。”廖雄掰着手指头数着,“锻炼、爱好、生计……样样都离不开这条河。”

关于运河,廖雄似乎有说不完的话。“现在别人一听我住在运河边,都说环境好、位置好、住着舒服。”他不断品味着与运河为邻的生活,“天气好的时候,我喜欢坐水上巴士去武林门,只要3元钱,既方便,又能欣赏运河风光。这样的幸福,走出门口就有了……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4-7-6 07:58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嘉友(加友) 于 2024-7-6 08:02 编辑

1

来源:杭州日报融媒新闻版  记者:王艳颖 张晗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